当前位置:首页--镇江网-工作动态  
界牌全镇大拆迁谋划大发展
发布时间:2009-03-03 11:25:13 来源:

 

  昨天,丹阳市界牌镇界南村的200平方米原有宅基地上,村民老李正组织工人拆房。在他们身后,刚刚出现了一块500多亩复垦的良田。

  昨天,界牌镇界北村一生产队的雷队长,又一次走进界牌新村小区,看看小区北侧的工地,见到熟识的镇、村工作人员,他都会问上一句:房子建了没?我们可急等着安置呢!

  昨天,界牌新村会议室里挤满了人。双方谈判的重点是工程建设问题。界牌镇负责人始终强调一点:钱要用在刀刃上,界牌的村民都将住进界牌新村,这个小区必须是村民买得起,住得安。

  这些昨天发生的事情碎片,都属于界牌新农村建设宏大叙事的一部分。

  全镇拆迁,

  洗牌只为大发展

  丹阳市界牌镇,以灯具驰名,是个富裕镇。

  2005年,就是在这个富足、平稳的地方,一个消息震惊全镇:全镇大拆迁,兴建100万平方米的界牌新村小区,把所有村民搬进去。按照界牌镇政府一位工作人员的说法,集镇以外的农民都将成为小区居民。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间,当地村民都在问:住得好好的,又不愁吃穿,搞全镇拆迁干什么?

  镇里的工作人员也有顾虑:全镇拆迁?那是多大的动作,多大的投入啊?搞不好,是要出事的!

  面对各方疑问,全镇拆迁的决策层很坦然:如果按部就班发展,经济实力会稳步增强。但要取得跨越式提升,很难。洗牌是大势所趋。

  调子定下来了,压力随之而来,这么多人,这么大块地,牵扯面错综复杂,界牌这副该怎么洗?

  几番思量,权衡,甚至争论后,学经济管理的镇党委书记王东良和他的同仁们心里有了谱——

  23.5平方公里的镇域范围分毫不扩,通过拆迁安置,重新整理出5.3平方公里土地。其中,1平方公里是位于镇核心位置的拆迁农民聚居点界牌新村;复垦1平方公里良田,将全镇农田化零为整,集中至7.8公里长江岸线旁,占地8平方公里;镇西南侧,平整出3.3平方公里的新增标准化厂房及规模企业用地。

  对照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农业向规模化经营集中、工业向园区集中、居住向社区集中要求,以及江苏省万顷良田工程需求,界牌镇一次大洗牌就能达到目标。

  看上去镇党委政府要花20亿元建设界牌新村,还要每年投入近亿元为农民提供各项生活保障,但通过界牌新村的市场运作和向上争取资金,建新村的账可以基本持平。而所有整理出的工业用地,仅以现在28万一亩地的挂牌价,全镇财政就能净收益10亿元以上。更何况,界牌的未来,不会只靠卖土地来换取,我们要让百姓能就业,更想创业。

  决策层希望通过这次大洗牌,让原有土地释放出巨大潜能,农民生活与企业发展间的矛盾也得以消解,界牌子孙后代的生活、工作也能可持续

  让出土地,

  农民离地不失地

  界牌新村2101室的女主人姚建英是新村的首批住户,她的新家120平方米、层高2.9,五口人同住。

  我们原来住在界南村黑木桥的一间100平方米房子里,房子的拆迁评估基本结束了,镇里考虑我家情况特殊,先在新村里给我安置了这套房子。比原先大了20平方米

  这里真的好!冬天在家,阳光照样能晒到我的脚面上。晚上起夜,透过窗子能看到保安在巡逻。楼和楼之间,还有20多米宽的绿化。拿房前,有人传新村的房屋质量差,但装修工人却问我质量差,怎么会连手枪钻都打不动姚建英说,正因为这些亲眼所见,全家才舍得花10万元装修新家。

  按镇里的拆迁补偿政策,买这套安置房是每平方米588元,房价7万多。而我们五口人应当可以拿到200平方米的房子,但我们只要了120平方米80平方米的差额可以现金补偿,再加上宅基地拆迁评估的钱,基本连装修钱都不用再掏了。而且这个房子有土地证,有产权证,只要我想卖,现在就能以30多万元的价格卖掉。我们算过,怎么都是我们享福。

  界牌镇为保障拆迁农民长久生活,已经拿出了每月发放农保金的具体政策,像姚建英这样55周岁的女性,每月都有200元保障金,她的孩子们,甚至刚出生的婴儿,每月也有120元钱。只是这项工作展开不久,暂时还没有推进到姚建英原先的村上。镇政府一位工作人员说:我们镇大约人均5分地,按照我们的农保标准,三口之家一年可以收入四五千元,种田可拿不到这么多。

  种田的是谁?镇政府的答复是丰裕公司。这家公司之所以成立,就是为了将所有的土地统一经营。记者注意到,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说的是经营而不是种植。按照界牌镇保障农民权益的设想,拆迁农户被征收的土地,将会规模种植各种作物,所取得的收益将按比例返还。

  披荆斩棘,

  取信于民得人心

  像姚建英这样已经住进界牌新村享福的人,还有200多户。但谁又能想象,全镇拆迁,尤其是请祖祖辈辈依靠土地生活的农民搬迁,是何等艰难。

  王书记最喜欢说天道酬勤要让善良的界牌人带着笑容生活界牌镇镇长汪涛和许多工作人员,都知道王东良这两句口头禅

  没错,拆迁是天下第一难,这几年下来,我们算是有深切体会了。但如果不拆迁,今后的日子会更难。谈起大刀阔斧界牌的原因,王东良回忆起一次大会上他的简短发言:我们发展了,我们落后了,我们的经验教训在哪里?

  “4年前一次考察学习,邻市某镇书记提出了三年销售100亿的全镇经济发展目标,我回来后,问自己,也问村书记们,我们有底气这样说吗

  现在,我有底气了,而且很足。这里面包括上级领导的支持,包括我身边这群齐心协力一起闯的人,还有支持理解我们的可爱的界牌人。

  节后14天,50户居民签了46份拆迁协议;现在,近百户等着盼着住新村……

  不过,绝大多数农民都理解和支持拆迁,但也有极少数人对亲民、惠民的拆迁政策不理会,甚至跑到镇政府办公室拍桌摔凳。对此,除了以情动人、以法服人,界牌镇领导还想到了一个妙招:组织全镇小学生现场参观,然后各写一篇命题作文——《我们的家园我们建》。看到真实效果,人们也就理解了,支持了。

  困难又何止动迁这一道坎儿?

  包括房屋质量差他们这么做就是为了当官,做形象的传言在内,各方压力一波接着一波逼向界牌镇所有领导。好在坚信天道酬勤的王东良们一往无前,挺了过来。

  什么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38岁的王东良,言语不多,却很实在,这么做,是因为我们坚信走的道路是对的,是可以取信于民的。

  现在,我们到小区里转转,200多户入住户都会和我们打招呼。元旦前,我们还接到一张邀我们参加乔迁宴的请柬,东家是在办公室和我大吵过的一家人。说到这里,王东良脸上也泛起了欣慰的笑容。

  随着常泰高速公路即将经过界牌,之前的拆迁让更多的居民入住小区的计划提前。拆迁办主任陆纪方说,已经又有35套新房用于村民安置。之前入住的村民得到实惠的示范是这次拆迁顺利完成的一个原因。

  

  破冰之举,

  探索农村新未来

  

  界牌颠覆性的土地整理再利用思路,究竟能否在全国新农村建设的浪潮下,在改革开放30年后,辟出镇级统筹发展的农村新道路?

  有这样一些人,来到界牌,留下了这样一些发人深思的话:

  国土资源部副部长、中国土地学会理事长王世元:界牌新村的确崭新靓丽!界牌的发展道路也与国家政策十分吻合,相信在当地党委政府扶持下,界牌的新农村道路会越走越宽广。

  省委常委、副省长黄莉新:令人惊讶!令人欣喜!界牌新村很漂亮,界牌的新农村建设很有典型示范意义,尤其是界牌敢为人先的开拓精神。

  省国土资源厅党组书记、厅长夏鸣:以镇为单位,收集整理农村土地,在高规格的规划指引下,界牌的农村节约、集约化发展前景广阔。

  另外可以作为某种注脚的是,江苏省农发行行长石晶莹以这样的方式表示了肯定和鼓励:为界牌镇沿江的规模农业发展,提供3亿元专项贷款资金。

 

 

附件下载:
 
 

 
主管单位:镇江市经济贸易委员会 镇江市乡镇企业管理局 镇江市中小企业局

主办单位:南京世纪恒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江苏电信镇江分公司 镇江金钛软件有限公司 苏ICP备09027334号